财经 房产 娱乐 地方 美食
首页 » 历史

天下可以交付给什么样的人来管理?

2022-05-15 06:27:06
A+ A-

这一章后面的所有内容,其实都是为了解释前面“宠辱若惊,贵大患若身”这句话的。

什么是“宠辱若惊”?这里的“宠”是指尊崇、推崇,而“辱”是指耻辱、侮辱。看得出来,“宠”和“辱”之间存在着天差地别。正是因为存在着这种巨大的差异,所以自古以来人们大多喜欢自己得到帝王或者上级领导的宠爱,没有谁喜欢自己在帝王或者上级领导面前受到侮辱。

然而在老子看来,无论你是得宠还是受辱,最后结果都是一样的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如果你得宠了,那你不要太过高兴;如果你受辱了,那你也不要太过沮丧。为什么我们要这么来看待宠辱与得失呢?原因是即使我们得宠了,也不要觉得自己因此而高人一等。相反,我们要把自己看得比其他人都更为低下。在老子眼里,这种心态和做法就称为“宠为下”,而不是我们自己认为的“宠为上”。

从现实的角度来说,应该是“宠为上”才对,可是老子为什么说“宠为下”呢?因为事态是发展变化的,而不是一成不变的:今天我们可能得宠,可是到了明天呢?我们也许就会失宠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受宠的时候我们不仅不能得意,相反要感到恐惧,还要不断警醒自己:决不能因为得宠而骄傲自大;失宠的时候我们更要感到恐惧,更要及时反省自己,看看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,或者说错了什么。这种“得之若惊,失之若惊”的心态,就是“宠辱若惊”的心态,所以说“是谓宠辱若惊”。这里的“惊”表示惊恐、惊惶。

在古人身上,这种宠辱若惊的心态是如何体现出来的?比如春秋时期的宋国大夫正考父,他是孔子的七世祖。尽管正考父身为三朝元老,而且官至上卿,但是他并没有恃宠而骄。相反,正考父是宠辱若惊。每次正考父得到的恩宠越大,提拔的职位越高,他就越发显得惊慌、恐惧:第一次得到国君恩宠的时候,他是上身稍稍前倾,以此来领受官职;等到他再次得到国君恩宠的时候,他是弯着腰,以此来领受官职;等到他第三次得到国君恩宠的时候,他干脆俯下身子,以此来领受官职。用正考父自己的话来说,这种做法就是:“一命而偻,再命而伛,三命而俯,循墙而走,亦莫敢余侮。”正考父的官职虽然越来越高,然而他的表现却是越来越惊慌,越来越恐惧。正考父的所作所为完美阐释了什么是宠辱若惊。

什么是“贵大患若身”?“贵”的本义是指物价高,在这里表示看重、重视。“患”的本义是指担忧、忧虑,正如《说文解字》中所说:“患,忧也。”在这里表示伤害、灾难。所以“大患”是指大的伤害和灾难。对于人们来说,最大的伤害和灾难就是死亡。我们为什么会害怕死亡?当然是因为我们有身体,所以老子说:“吾所以有大患者,为吾有身。”这里的“身”是指身体。

无论何时何地,身体健康都是我们最大的资本。所以做任何事情的时候,我们都要考虑到人身安全,要尽最大可能排除隐患,减少各种可能的风险,避免自己的身体受到伤害。如果我们没有身体因素的制约,不用考虑安全问题,还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挡我们、让我们担忧和害怕呢?所有的担忧和害怕都将不复存在,所以老子说:“及吾无身,吾有何患?”

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有身体,怎么可能做到“无身”呢?所以这里所讲的“无身”实际上是一种比喻,是指我们将自己的生命安全置之度外,根本不顾及自身。这样一来,自然就没有什么可以担忧的了。

比如守卫边防的战士,当他们遇到外军入侵的时候,他们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人身安全,而是守土有责,决不能丢掉一寸国土,这时候他们怎么会感到害怕呢?只会勇敢地向前冲,去抗御前后工人侵略。其实消防员也是一样的,当他们遇到火警的时候,他们同样是迎难而上,而不是逃避。这种做法就是典型的“及吾无身,吾有何患”。

治理天下是国家大事,把这样的国家大事托付给什么样的人,才能让我们感到安心、没有顾虑呢?在老子看来,只有那些重视天下百姓就像重视自己身体一样的人,我们才可以把天下托付给他们,所以老子说“故贵以身为天下,若可寄天下”。或者说,只有那些爱惜天下百姓就像爱惜自己身体一样的人,我们才可以放心地把天下托付他们,所以老子说“爱以身为天下,若可讬天下”。这里的“讬”通“托”,而“寄”和“托”这两个字的意思是一样的,都表示委托、交付。我们可以想象一下,一个人如果连自己的身体都不爱惜,把天下托付给这样的人,能让人放心吗?

比如汉文帝的时候,有一次他从为自己修筑中的陵寝(霸陵)上山,然后就想向西纵马奔驰下山。这时候身为中郎将的袁盎却骑马上前,和文帝的车驾并驾齐驱,甚至还伸手挽住了马的缰绳。文帝看到袁盎的举动之后,就问他:“将军难道胆怯了吗?”对于汉文帝提出的问题,袁盎是怎么回答的?

他首先引用了一句古语来表明自己的观点:“千金之子,坐不垂堂。”这句话的意思是说,家有千金资财的人,是不会冒险坐在堂屋边缘的。接着袁盎就劝谏说:“作为圣明的君主,不能让自己冒险,不能心求侥幸。现在陛下要想放纵驾车的六匹骏马,从险峻的高山奔驰而下。如果马匹受到了惊吓,车子被撞毁了,陛下纵然能够看轻自身的安危,又怎么对得起高祖的基业和太后的抚育之恩呢?”身为国家的最高统治者,皇帝的个人安危已经不再只是个人的安危,而是关系到国家的安危和社会的稳定。袁盎所说的这番话其实就是老子“故贵以身为天下,若可寄天下;爱以身为天下,若可讬天下”这种思想观念的具体运用。

责任编辑:bH_07134
点击查看全文(剩余0%)

相关新闻